月亮叶情思-广西

同尘 刘庆和个展将于6月15日开幕
admin2019.02.19

  每到农历八月十五,母亲一早就忙开了。她先要包糍粑。其实为了中秋的糍粑,她两天前就开始忙了。先泡糯米,再把它拿去磨坊打成米浆,米浆装在布袋里沥出多余的水分,到中秋这天正好拿来做糍粑。包糍粑的叶子是特意到山上摘来的月亮叶。那种圆圆的有着独特清香气植物的学名是什么,我还真不知道。故乡的人称它“月亮叶”,也许是和它的形状有关。月亮叶用水洗净,放入烧开的水中煮过,再晾干,就可以拿来包糍粑了。将米浆块揉碎和红砂糖一起拌匀,捏成三四个手指宽厚的椭圆形浆团,再裹上一层炒过后碾碎的芝麻,用月亮叶包好,上锅蒸熟,糍粑就做好了。

  糍粑是中秋夜晚祭月时的供品,所以母亲上午就要做好。这一天的祭祀也比较隆重。祭品除了寻常过节时的整只鸡和一刀猪肉,还要有月饼、柚子、糍粑、茶等。在院子里祭了天地、堂屋里祭了香火,等到月光从家门前的白马山顶倾泻下来时,母亲还要在门前的地坪上祭月,用来祭月的东西都装在笸箩里。月光朗朗,母亲虔诚地燃起一枝香,朝着月亮祭拜,嘴里喃喃有词。稍倾,把香插到柚子上,祭月就算开始了。孩提时候只盼着这枝香早点燃完,好吃上月饼。至于母亲念叨的是什么没有留意。看着月亮冉冉升起,心中念念不忘的是笸箩里的月饼。月上中天,一家人分食了月饼,然后各自安睡。月饼吃完了,饼的香甜还能一直融入晚间的梦里。

  大学毕业后,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所师范学校教书。那时还没有中秋假,手机也还不是寻常物。工作第一年的中秋节,下午上完课,我在宿舍里百无聊赖,犹豫着是回家还是和同事们聚餐。后来还是想家的念头占了上风。于是,我拿着单位发的月饼,紧赶慢赶搭车回家。到家时已是薄暮时分。大哥在家门口见到我,很是高兴,连说:“好了,好了,这下母亲不怄气了。”原来,母亲一直担心我不能回家过节,无数次问家人:“老五回到哪了?要等他回家吃饭。”晚饭过后,母亲在门前院子祭月,特意把我拿回的月饼摆上。插香时听着她喃喃自语。仔细听,终于听出来了:“祖宗、月亮仙子,保佑我们全家平平安安、团团圆圆……”这是母亲祭祀时常念叨的话,不同的是多了一个“月亮仙子”。我问母亲祭月为何用茶,而不是用酒。母亲回道:“月亮仙子是女的,不好喝酒。”母亲知道月宫里有嫦娥,但她一定不知道“嫦娥应悔偷灵药,碧海青天夜夜心”这样的诗句。在母亲心里,月亮圆圆、家人团圆才是最好的辰光。所以,她才会在过节时频频追问每一个离家的孩子是否归来。

  朔望更替,生活在变化中流转。我们几兄弟先后娶妻生子,有了自己的小家。中秋节团圆时的人气陡长,可家中老屋只剩母亲和小弟看守。最意外的是小妹大学毕业到了离家较远的浙江工作。母亲最爱的女儿,成了离她最远的家人。对儿女们的选择母亲从没有过反对的意见。她常说的只有一句话:“不后悔就行。”也许在母亲眼里,儿女的选择,只有幸福与不幸福,从来没有对与不对。从此,这两个互相疼爱的女人只能在长途电话里互诉衷肠。后来,每年中秋也成了母亲最惦记的节日。家里做的月亮叶糍粑要给小妹寄去,祭祀时要特意念叨祈愿小妹平安健康。小妹也年年不忘往家里寄母亲爱吃的水果馅月饼。“明月千里寄相思”,小妹的体会与我们一样深刻。

admin

链接:胜博发sbf888

來源:未知

上一篇:李沧环境卫生管理实现新突破 作业模式更精细 下一篇:抖音多余和毛毛姐真名 毛毛姐个人资料抖音id号